第99章 (第1/2页)

谢起云抽出**收拾了墙边的男人后,腰身一拧就冲向了伊本,伊本背对着他感觉到背后不对劲,狼狈的往侧前方翻滚过去,避开了谢起云的第一击。

不等伊本站起,谢起云也扑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往后一拧,伊本左手被抓住,右手肘直接往后面顶去,谢起云硬生生用手臂挡住这一击,手臂剧震,他只能抓紧手上的**往前横去抵住伊本的脖颈。

冷声道:“放弃抵抗,和我走一趟。不然……”

伊本没有再动,侧首过来阴冷的视线定定的看了他几秒,“我要请律师,我要引渡回国,不然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随你。”谢起云冷笑一声,如果不是现在说实话可能引起伊本的反抗,他肯定会说,就他祸害花国的那些事,勾结内部势力引起的各种骚乱,足够他在花国牢底坐穿,根本不可能被他引渡回国。

虽然伊本认输了,但是谢起云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拉起他的时候从腰际抽出细长的绳子把他的手捆了起来,才要松了口气的时候,耳边几乎同一时间响起两声枪响,伊本肆意的笑声刺耳的空中回荡。

“砰!”“砰!”

“哈哈哈,谢老弟,我看你还是先走一步,自己去地下等我吧……”

谢起云感觉到自己后背心一热,随后就是火辣辣的疼痛,让他随着这股冲击摔倒在地上。

苏梓瑶在上面不清楚谢起云受了多重的伤,她只看见后面的雇佣兵挣扎着抬起手上的枪,等她打中他眉心的时候,枪口已经响起,她后悔没有对着地上的人补上一枪确认情况,才让谢起云出了事。

发泄性的朝地上的两人各补了两枪以后,才收起枪,快步朝楼下跑去,一阶阶的楼梯像是永无止境没有底一样,她一圈一圈的向下跑,只听得到自己过快的心跳声,耳朵嗡嗡的只能听见簌簌响起的风声。

三步并作两步跳了下来,苏梓瑶推开安全通道的门,手指忍不住颤抖起来,她狠狠握紧手心,指尖的指甲戳进肉实的掌心,疼痛让她保有几分理智,从街角转进那条巷子。

耳边的枪声什么时候停止的她也没注意到,只有些慌乱的加快脚步跑到里面,伊本还在放肆的笑,不是他不想跑,而是谢起云绑住他的时候就和自己一起绑住了,他笑完才想着从谢起云手上弄**割开绳子,想在猎鹰的人来之前逃走,谁知道苏梓瑶就这么冲了进来。

苏梓瑶满眼只看得见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谢起云,抿了下泛白的嘴唇,黑色的睫羽颤了下,最终还是蹲下身去摸谢起云的脖子,颤抖的指尖带着一丝凉意,碰上他温热的肌肤感受到熟悉的脉动才有些脱力的跪坐下来。

她把谢起云翻过来,想要看看伤口在哪里,就听见谢起云咳了一声,倚在苏梓瑶怀里睁开眼有些疲惫说道:“我没什么事,子弹卡在防弹衣里了,就是感觉骨头折了。”

苏梓瑶绷着一张俏脸,把他前后都检查了一遍,发现他真的没事,一滴血都没流,但是因为距离过近开的枪的关系,冲击力太强直接把他冲倒,摸着肋骨估计是断了,要去医院治疗。

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苏梓瑶被惊吓的够呛,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还是赵峰他们解决了外面的人以后赶紧跑进来,地上两名雇佣兵的尸体,还有眼底带着疯狂之色正在挣扎的伊本,谢起云正靠在苏梓瑶怀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两人都没有说话。

“队长怎么样了?身上哪里受伤了?”赵峰擦了下额头的汗水皱着眉心垂头看去,也没看出谢起云哪里有情况。

苏梓瑶摇摇头道:“没什么,你们把他带上,我扶队长就好,他受了一点内伤。”

周围的猎鹰队员左右对视了一眼,识趣的没有多问,谢起云没受伤就好,伊本也活捉了,这边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

贺武那边的行动更加顺利,因为有伊本打包票,所以他那些手下虽觉周围的情况有些异常,但因为伊本没有新的指示下达,为了不耽误老大的事情,他们还是迈步向前了。

结果就中了贺武他们的埋伏,兄弟们伤亡惨重,知道要被捉了,干脆就想把货给烧了,却被贺武等人给射杀了,零零散散的就那么几个人幸免于难。

虽然准备做的很充足,但是他们依旧出现了伤亡的情况,但是货和主要从犯却都留了下来,这次行动算是完满成功执行了。

伊本被带走后,谢起云也被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治疗,因为肋骨骨折错位不算严重,所以只做固定胸廓加中药调理为主。

贺武去处理剩下的事,猎鹰的其他成员已经陆续回去营地,只有谢起云还需要观察几天病情,所以苏梓瑶留了下来。

现在别说猎鹰的人有没有发现端倪了,谢起云所在的医院的医生护士都知道日日贴身照顾的两人肯定关系不简单,情侣或者夫妻,自己选一个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使by honest | by爹地用力 | sent by post | 重生怨偶by | be catch by | 残废by aspirinin | 春城纪事by | by535 | used by 日期 | by72777.541880 | p by pp